相关文章

铁笔银钩 74岁沙金亮书写自己的豁达人生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wflxky.com/

  □东方今报见习记者陈艳辉/文图

  74岁的沙金亮,自称白丁,自幼酷爱书法,师从刘庚三,擅长魏碑、隶书、康体、庚三等书体,其作品平正朴实、曲直适宜,雄阔严整中透出清秀舒展的灵动感,有自然天成之妙趣,被称为一“绝”。现为北京墨都书画院常务理事、一级书画师及翰墨书画院中国书画艺术研究会院士、理事。

  ●○这个老头儿很热心 不计名利爱帮助别人

  第二次见沙老是在汴京公园。9月24日一大早,沙老就和书友们来到公园空地上写地书,这是他多年的习惯。地书被称为“瞬间艺术”,就是用清水在地上写字,清水瞬间即干,既能修身养性又环保。

  和案头书法相比较,沙老的地书同样精美绝伦,挥笔间,“观海听涛”几个大字展现在眼前。同写地书的王惠萍阿姨告诉记者:“沙老师这个人不计名利,经常指点我们,我的字一开始写得很不好,现在进步很大,多亏了沙老的细心教导,他这个人好得没话说。”说完,王阿姨竖起了大拇指。沙老忙挥挥手,一个劲地谦虚否认,并极力“解释”:“我都是瞎写着玩儿,他们都写得可好。”沙老就是这样一个人,别人表扬他时,他一脸的不乐意,觉得别人夸大其词;可是夸起别人时,他一点儿也不吝啬。

  沙老字写得好,拉京胡也不在话下。上午9点钟左右,他的“地书时光”暂告一段落。在公园偏角的一个亭子里,他又和票友们一起享受戏剧的快乐。

  沙老拉京胡伴奏,郭均田老师演唱《沙家浜》,这是汴京公园清晨优美的旋律。79岁的郭老师退休前是中州机械厂的机修工,郭老师说:“我原来不会唱京剧,来公园锻炼身体时,认识了老沙。老沙是公园里有名的唱戏教练,他教我唱,现在我会唱20多段京剧了。老年生活很充实,心情舒畅,儿女们就能少操点儿我的心呀。”

  第一次见沙老是在9月17日早上,开封下着小雨。他一米六出头,衣服上有不少污渍、破旧的布鞋、粗糙的双手、凌乱的胡茬……其貌不扬的他站得却很笔直,精神抖擞,但话不多,显得有些拘束,站在角落里一个劲儿地抽烟。于是,大家就提出想看看他写字。

  沙老这才打开了话匣子。他说:“我觉得字写得龙飞凤舞,那就是乱画,让人看不懂到底写的啥,文字就是人与人的沟通工具,简单点儿、利索点儿,写的得让人家能看懂是个啥。”他从魏碑说到隶书,又从康体说到庚三体……一会儿工夫就如数家珍般把各种字体一一介绍给大家。

  他一边说一边用一个断把儿镰刀裁纸,准备就绪后,一气呵成写下了“书画生古趣,翰墨得真传”十个大字,挥毫泼墨间,运笔姿态潇洒飘逸,笔锋在宣纸上游弋自如。纵横开阖、高远舒朗的大气磅礴之感与雄健遒劲、墨落于纸如铁汁凝铸般的浑厚稳重相结合,却又略带一丝生涩朴拙感。

  他说:“我不去弄太复杂的,写字落款就是‘古汴 金亮’,古汴就是开封,别人看见我的字了,就知道这是个老开封写的,我就稀罕这点儿。”

  “两个老头翻手腕,老韩功力有点浅,沙哥比我大三岁,文韬武略他为先。”

  “自幼习字到如今,风风雨雨六十春,虽说功成名不就,求得无愧对儿孙。”

  “沙氏虽非潘安貌,满腹经纶文才高,翰墨神韵誉中华,耿介不俗人称道。”这些打油诗都是沙老的老战友老韩写给他的。

  沙老的学生们用“自强不息、海纳百川、上善若水”这三个词来概括沙老的德行。

  沙老的关门弟子内蒙古大学硕士研究生王新利告诉记者:“沙老就像是一个‘深山道士’,我跟他不仅学习了书法,更学到许多做人道理。他是个倔老头儿,认准的人一定会真诚相待,认准的事情也有自己的原则。”

  布衣出身的沙老并没有将书法作为自己的谋利工具,他一生甘于把自己平身所学的书法艺术奉献给老百姓。前些年,沙老开办美艺匾牌社,门庭若市。尤其临近春节,他买来半人高那么厚的红纸写春联,求写春联的群众排队等候。他从来不因为人多就随便乱加价,有几块给几块,没钱直接拿走都行。

  沙老性情豁达、生活清淡,这个“绝”老头儿的精神世界流光溢彩。

分享到: